当前位置:首页 > 数字图书馆

    七月七日晴
    2015-07-10 21:43:24    来源:    

    一转眼,一年已消失过半,我的大学日子也所剩无几,时间过的真快,每次回家时乡亲们都会这么说,一转眼,都这么大了,都快不认识了,我只是笑笑,不知是因太久没回来了,还是因为时间真的过的太快了。

    时间过的真快,一转眼我已经快21了,青春年少不再是任性的借口,不能再因为不开心就哭闹,不再因为渴望就撒娇,不能因为难过就哭鼻子,我终于学会了隐藏自己的心事,除了与文字诉说。

    时间过的真快,一转眼父亲离去已有八年了,八年的时光改变了一切,模糊了父亲的面容,淡化了多少或喜或悲的回忆,只是思念,未曾稍离。父亲走的那天,阴雨绵绵,以至于每一次下雨,我都会想,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至亲挚爱的父亲,有一种鸟叫的声音特别凄凉,奶奶说那叫鬼鸟,我记得爸爸走的时候我听到那种鸟一直在鸣叫,以至于以后不管我走到哪,只要听到这种声音,就如万箭穿心,心疼的不能自已,八年了,我是放下了,可是却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    时间过的真快,身边的人来来走走,换了又换,最让我痛心的是我失去了我曾认为除了父母之外的两个最重要的人,一个是我前男友,一个是我的发小,我和前男友相识是在初中,相恋是在高中,分手是在大学,两年多感情在伤害和误解中烟消云散,痛苦了一阵子后我爱上了别人,或许在有的人看来有些无情,可是我觉得,我为他流尽了眼泪,以致于!

    在分手的时候,我半点眼泪也挤不出来。我和发小认识是在十几年前,具体十几年,我也记不清,我只记得,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,她都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们形影不离,甚至还有人误以为我们是同性恋,只有我们自己清楚,我们的性取向没问题,我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闹,她可以在大街上为我系散了的鞋带,我可以在她哭泣的时候陪她一起哭,只是毕业后,我们各奔东西,她忙她的工作,我忙我的学习,偶尔想念她时,会给她打电话发消息留言,只是这些消息都石沉大海毫无回应,渐渐地我也不发了,因为我觉得没有哪个人值得我拿尊严去讨好,包括她,渐渐地我们不再联系,形同陌路。

    时间过的真快,随着科技的发展,家长的变化也是日新月异,家乡的那一弯弯曲曲的小河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河芦苇和杂草,那一座座俊秀挺拔的山峰,早已只剩满目疮痍,泥土满天,森林间喧闹的小动物不见了,只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新农村建设的路牌下,久久不能醒来。

    冰心曾说,谁愿意,一年又一年,总写苦难的诗,我又何尝不是,谁愿意,一日又一日,总书悲伤的文字,我想,唯一能给我解释的,恐怕只有一句话一—世界上最痛苦的事,不是所有人都变了,而是当所有人都变了,唯有你一成不变,而我,恐怕就是那个冥顽不灵的那个吧。

    上一篇:无法实现的承诺,便不要轻易说出口
    下一篇:感悟生命

书画欣赏更多 >>

范曾作片(6)

交流互动更多 >>

请问老年大学什么时间开始招生?有乐器班么?

[回]: 请经常浏览我们网站公益播报,我们会及时上传每个门类开班时间。目前还没有器乐班。

版权所有 南阳市卧龙区文化馆 电话:0377-63222300 邮箱:wlqwhg@163.com

地址:河南省南阳市新华西路161号卧龙区文化馆 邮编:473000

豫ICP备08100040号 技术支持:南阳网 后台登陆